说用眼神“杀”死你的人,可能不是傻,是买了眼动追踪设备

说用眼神“杀”死你的人,可能不是傻,是买了眼动追踪设备
作者:Keira H

如果有人说“要用眼神杀死你”,你可能会觉得对方是个傻孩子~

不过,已经有人在游戏里实现了这种交互方式。瑞典公司Tobbi(2016年被Oculus收购)推出的The Eye Tribe Tracker是一款售价相对低廉的眼部追踪设备,有了它你就可以通过眼球来瞄准、射击以及控制游戏视角。

这种交互方式利用的技术就是眼动追踪。

“眼动追踪(Eye Tracking),顾名思义是指通过测量眼睛的注视点的位置或者眼球相对头部的运动而实现对眼球运动的追踪。”

其实,眼动追踪技术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大众对它的模糊认识也许始于对霍金交流方式的了解,这位伟大的物理学家和宇宙学家在渐冻症和气管割开手术的双重夹击下,不得不寻求特殊的方式交流,他就曾借助眼动追踪技术来著书立作、表达想法,可惜后来因眼睑垂落严重而放弃该技术。

多年的发展,眼动追踪开始具有更低廉的价格、更健全的硬件体系、更快捷的数据获取开源平台(这些数据被用于逻辑模型的训练),它渐从前景广阔的前沿技术,落实为有众多商业场景的产品和解决方案。

今天小K就跟大伙聊一聊眼动追踪技术能带来哪些革变性的突破。

全新的沉浸式交互潜力

1968年12月,美国传奇发明家Douglas Engelbart第一次向公众演示鼠标这个计算机输入设备,让人们第一次感受到“所见即所得”的理念。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鼠标和键盘一直是计算机人机交互的最主要输入设备。

科技的车轮不断向前。VR/AR的发展的引发了交互纬度的提升(以往平面交互仅涉及X、Y轴,没有Z轴的景深概念),使得信息得到指数级丰富。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3D化的交互会孕育出新形态的交互工具——而眼动追踪技术是其中的一颗耀眼明星。

请各位客官随我一同想象一下:在某个VR游戏中,美丽的NPC妹子吸引了你的目光,当你情不自禁的向她的方向望去的时候,她像感受到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与你目光相接并嫣然一笑。

我感觉自己整个心都酥了……

通过对眼球数据的读取,系统识别到了用户的交互倾向,智能化的做出响应动作,让整个沉浸式体验更逼真。

当用户在特定方向上进行目光扫视的时候,眼动追踪技术会对这部分空间的数据进行预取,并在后台开始读取。当用户决定进行交互操作时,VR环境能快速进行感知性响应。

此外,这种预知也有助于图形渲染资源的分配。比如说,你打算朝某个方向“走”去,就必定先注视某个地方,更多的图形渲染资源便将会更多的朝该方向分配,这样就可以做到你真正注视到的地方会有更高质量的图像输出。

眼动追踪和控制器输入的结合,还可以消除歧义,让用户更精准的选择对象。

更丰富的交互输入方式,可以让交互界面变的更为简化(更简洁更干净的指示性交互界面),更接近现实世界环境,提升沉浸感。

除了交互体验上的提升外,眼动追踪还能够很大程度上提升VR体验的舒适性。眼部位置数据可以让头显更好的调整图像输出参数,进行头显校准。如果和头部前庭系统结合起来,通过眼镜运动和头显加速度推算用户前庭系统可能状态,以进行系统性优化减少用户的晕动症状。

正是因为以上优点,第一台使用眼动追踪技术的虚拟现实头显Fove HMD受到VR行业的巨大关注,它的头盔眼睛位置嵌入了两个红外摄像头,可以在不影响用户视线范围的情况下跟踪用户瞳孔活动。

还有被谷歌并购的基于眼睛人机交互的“Eyefluence”,更是逼格满满。他们致力于探索眼神交互的极限,拥有18项技术专利,包括眼球追踪、UI交互和生物识别等。对他们而言,眼睛不仅仅可以是人机交互的“工具”,还可以让机器读懂用户的心思。尽管这家公司的技术,相对于当下这个智能手机时代过于超前,只能说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医疗医药领域

从婴儿时代开始,人类强社会属性的特征就已经被我们的目光“出卖”了。相比于五颜六色的玩具,婴儿们似乎对更容易被身边的人类吸引目光,它们给对方暖心的微笑,以期获取更全面的社会认知。而深受自闭症困扰的孩子们并非如此,他们更倾向于忽略近在咫尺的陪伴,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他们对几何图案也更敏感。

眼动追踪技术能够更早的探查到孩子偏离人群的倾向性,并尽进行治疗。同样的逻辑还可应用到精神疾病、威廉姆斯综合症(非遗传性,发生前无法预测,带来生理和发展双重问题,包括过度的社会人格,以及身体上的问题)、阿兹海默病、失读症、轻微脑震荡等的前期诊疗。

眼动跟踪公司RightEye便专注于使用该技术帮助医生管理测试和发现疾病症状。

眼动跟踪还可以是身体残疾患者的福音,他们可以通过眼睛来控制智能设备,与人沟通、运动、甚至是发展特殊技能的能力,给患有脑麻痹和脊髓损伤等疾病的人带来更好的生活体验。

营销领域

眼动追踪技术在营销领域最直接的应用就是衡量广告效果,有多少人在广告上有目光停留、什么内容更能吸引到注意力、观看广告的视角、时间、地点,甚至是受众群体。这样的市场调研,更为自然,误差也更小,比用户反馈调查表高级到不知哪里去了。

商家可以通过将这些信息整合,并制定出更吸引受众注意力、更符合顾客交互期望的营销方案。

“网络文化”(Cyberculture)的发言人和观察者凯文·凯利,曾发表演讲称,“科技是有趋向性、必然性的,就像落入山谷的雨滴,我们非常确信它的下落趋势,只是不能确定其确切的下落位置。”

智能电话是必然的趋势,iPhone不是;互联网是必然的趋势,微博不是。

而眼动追踪技术,也是必然的趋势。